1
P2P网贷排行!

首页>>新闻报道>>光线传媒陷风波:粉丝18万元投票款消失

光线传媒陷风波:粉丝18万元投票款消失

作者:北京商报    来源:北京商报    时间:2016-03-29 10:00:58

  光线传媒主办的音乐风云榜已经连续举办了十五届,但是却因卖榜、侵犯消费者权益等问题而屡遭质疑。今年的音乐风云榜也风波不断,王俊凯粉丝怒斥音乐风云榜诈骗投票款18万元。而据记者调查,音乐风云榜因卖榜而引发经济纠纷也不只一次。2007年,“第七届蒙牛酸酸乳音乐风云榜”就因侵犯消费者权益,而诞生了轰动一时的全国首例短信投票侵权案。多次因卖榜问题而惹祸上身的音乐风云榜及制作方光线传媒的背后到底隐藏着哪些黑色经济?


  粉丝18万元投票款打水漂


  今年音乐风云榜联合偶扑App举办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投票。其中,21个“最受欢迎类”奖项全部由投票决定。按照规则,偶像获得电子鲜花数的多少决定榜单的名次,而送花的方式除了下载偶扑App能获得少数鲜花外,还可以现金方式购买,一毛一朵。据粉丝小丁表示,一个手机账号一天只能免费送五朵花,更多的粉丝会花钱买花送偶像。


  但在投票截止当天,偶扑解释因“在投票结束前的两个小时内,个别奖项出现了非正常渠道产生的投票数据,损害了粉丝的真实投票权益”,官方在投票结束后对之前的票数进行清票。


  根据粉丝提供的截图显示,按照鲜花总数,TFBoys成员王俊凯有五个奖项入围,其中有四项第一,一项第三。有关王俊凯五项类别的投票总数在179.79万左右,这个数也与官方公布的活动总选票1619万张中,粉丝找出的关于王俊凯累计为179万余票的数量是大体一致的。但最终在音乐风云榜的入围名单中,王俊凯只以“最受欢迎男歌手”类别中第三的名次出现,这与粉丝投票数严重不符。


  主办方与粉丝之间最主要纠纷在于,音乐风云榜和偶扑在清空粉丝投票数后,没有依据粉丝投票数显示榜单入围名次,直接导致了大量粉丝的投票款打水漂。其中损失最大的是王俊凯的粉丝,涉及投票款也达到18万元左右。相比较主办方因投票获得约160万元收益,以及大量增加的偶扑App下载量和宣传推广效果外,王俊凯的粉丝花了大价钱却被坑了。

 

  暗箱操作不是第一次


  值得注意的是,音乐风云榜因卖榜引发的经济纠纷并不只一次。网友“Blue蓝色暖宝宝”指出,音乐风云榜之前也欺诈过其他家明星粉丝,已是惯犯,这种违法行为应该得到制止和严惩。


  据有关媒体报道,2007年的音乐风云榜中,主办方在投票中存在“黑幕”,投票数位列第一的马天宇和尚雯婕却没有得奖,而且主办方也没有按照之前的公示公开投票总数。当时光线传媒品牌部总监王嫦春在回应媒体采访时极力否认了“黑幕”之说,并认为粉丝出示的票数证据无据可依,而且不公开票数是要保持奖项的神秘感。但这样的回答并没有让花了钱却没办事儿的粉丝满意。


  随后,有粉丝将音乐风云榜及主办方光线传媒的侵权行为向法院提起诉讼,并得到立案,这也是轰动一时的“全国首例短信投票侵权案”。据原告之一朱女士表示,“光线传媒不公布投票最终票数,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而且也没有履行承诺公布投票总数,涉嫌合同违约”。


  一次投票选秀活动仅短信收入少则百万,多则千万元,但是娱乐过程中的这一经济活动却缺乏监督。律师栾永明指出,“从短信投票欺诈现象来看,从加油好男儿、音乐风云榜,到快乐男声、红楼选秀,均被社会舆论或知情者曝出黑幕。‘音乐风云榜’看似是一起娱乐事件,但是,这个案件所引发的问题远远超过了娱乐圈的范围,而成为了事关社会公共利益的公益事件”。


  主办方侵犯消费者知情权


  音乐风云榜这一IP属于光线传媒,制作部分仍以光线传媒为主,操作平台是偶扑,但实际上是一家。恒大音乐市场部宣传总监王毅分析道,“偶扑属于多米音乐的粉丝运营平台,多米音乐有粉丝经济与运营的战略计划,而今年1月,光线传媒入股多米音乐,成为多米音乐的股东之一。本届音乐风云榜可以说是整合集团内部资源做的一次活动,而且因为光线传媒之前砍掉了电视节目制作板块,所以也需要联合线下平台做”。


  王俊凯粉丝小吴抱怨道,“投票都是粉丝花钱买的,但是偶扑和音乐风云榜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是王俊凯粉丝违规操作,就擅自清票。实际上,不仅是音乐风云榜,很多类似的榜单都是以送花、投票等名义诈骗粉丝钱财,然后因其他商业利益,再更改后台数据”。


  18万元投票款不翼而飞,王俊凯粉丝也因此质疑主办方涉嫌欺诈。对此,北京市众鑫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雷锋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音乐风云榜和偶扑的行为不够成刑法上的诈骗罪,因为该行为是单位实施的,不符合诈骗罪的主体资格和特征。所以本案的分歧主要是对是否存在刷单以及对刷单的处置是否合适,属于民事上的失信行为。”


  尽管不涉及诈骗行为,但张雷锋也同意,“偶扑在不公布最终票数以及后台数据的情况下直接对最终投票结果予以调整,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而且因为其调整行为导致买花的目的无法实现,已经构成了根本违约和对消费者的欺诈,并且侵犯了用户的财产权,理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或侵权责任”。


  在王毅看来,如果如粉丝所言,此次音乐风云榜确实存在某些不规范行为,就需要主办方光线传媒以及投票平台偶扑双方出面给予解释。


  粉丝经济是最大变现渠道


  不仅是音乐风云榜,于日前刚落下帷幕的QQ音乐盛典也出现了卖榜纠纷,TFboys粉丝们花了120万元为偶像冲榜却什么奖也没有拿到。实际上,卖榜屡见不鲜的背后都是因为商业利益。但目前音乐行业缺乏相关法律法规的约束,尤其是针对行业内已经形成潜规则的卖榜行为,也没有明确的处罚条文。


  有业内人士指出,每个娱乐榜单背后最重要也最需要的是广大粉丝的热情支持,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偶像的人气,但这种热情和人气可以通过多种形式进行体现和衡量。如果将投票直接与金钱挂钩,既不利于良好的粉丝文化形成,容易导致铺张浪费,同时对于青少年粉丝正确价值观的形成也会有害无益。


  除了行业的监管外,企业也要擅于维护粉丝经济。在文娱产业,粉丝经济无疑是最主要的消费渠道,粉丝经济中最典型的应用领域是音乐。王毅认为,“榜单评选是基于粉丝经济运营的,是需要消费粉丝才能产生的变现模式,所以在投票前就一定要写清付费投票规则,以及要解决好后续对粉丝造成的相关问题”。


  实际上,音乐评价体系除了依赖市场行为外,也应该搭建一个能获得市场价值和业内认可的评价依据。这也需要政府、行业协会和企业的共同参与,并需要一定时间。歌手那英也曾在某活动中指出,买奖也是导致唱片业无序发展的原因之一,并希望能杜绝这类现象,给有才华的音乐人一些机会,也能够让外界尊重内地这些有真本事的音乐人。
 









微博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