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2P网贷排行!

首页>>新闻报道>>网约车刷单暴富?成都数百司机被套三千万

网约车刷单暴富?成都数百司机被套三千万

作者:红星新闻    来源:红星新闻    时间:2017-04-10 10:09:25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已让很多人对网约车习以为常。但令人无法想象的是,一个拥有上万名司机、日流水数千万的网约车平台存在运营半年多,居然几乎没有一单真实的乘坐交易!在这个平台注册的“司机”仅仅依靠单纯的刷单就可获得高达47%的收益,日进斗金,很多司机参与到这个诱人的游戏中。然而,正当他们的发财梦做得如痴如醉时,事情发生过山车般的大反转,他们意识到自己或许落入了一个精心设置的“局”之中。

\


目前根据媒体报道以及红星新闻记者调查掌握的数据显示,仅在成都便有数百名“司机”牵涉其中,涉及金额达3000余万元。而在全国更是波及北京、上海、安徽、海南等十几个省市,总涉及金额数亿元。目前,北京、成都等地警方已介入调查。


诱惑


平台推广促销:充值返积分 可当充值金额用


2016年6月,一个名叫“之道出行”的网约专车平台上线运营。其官网介绍,这是一款集专车出行、酒店预订、生活娱乐等多功能为一体的APP。2016年9月,“之道出行”宣布在成都上线公测。没过多久,成都网约车司机秦师傅在某专车司机微信群里认识了“之道出行”在成都的代理商钟德超和郑彬。秦师傅告诉记者:“钟德超和郑彬不断在群里介绍这个新的网约车平台,说这是一个挣钱机会并邀我加入。”


出于对网约车平台的信任,在钟德超的介绍安排下,秦师傅于2016年10月19日在“之道出行”成都分代理商——四川戴维斯君豪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进行了司机注册。不过,在“之道出行”上,他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上线接单,而是“刷单”。


“这个平台在开始推广时,推出的是乘客端充100元返100积分、充500元返500积分的大促活动,积分可当充值金额使用。于是,很多签约司机看到一个“机会”——如果自行注册乘客端并刷单,收益将相当惊人。比如充100元在自己的乘客端,实际可用金额就是200元,再通过自己手上的司机端刷回来,扣除26.5%的平台费,到手也能拿到147元。同时平台规定15天后就可以提现,相当于半个月的收益就高达惊人的47%。”秦师傅表示,不用出车,只需拿着两部手机刷单就可以获得这么高的收益,让很多司机兴奋不已。于是,不断有司机加入,大量充值,憧憬着一夜暴富。


入局


司机不接客狂刷单 “自己给自己下单”拿返现


在2016年10月刷了几天单后,“之道出行”的司机邓师傅对收益喜出望外。“在分代理商详细介绍如何用多个乘客账号给自己的多个司机账号进行下单操作后,我们都被刷单的高额回报冲昏了头脑。”邓师傅说,因每人只能注册一个司机账号,只能通过分代理商购买更多账号。于是,他以2000元/个(豪华车型司机端)、2500元/个(奢华车型司机端)的价格先后买了8个司机端,共花费18000元。“那时大家普遍人手几个司机端、十几个手机号用来刷单。”其称,仅仅20天,自己就靠刷单获利3万多元。


那么,默许甚至纵容这种“只刷单不接单”的,到底是分代理商还是“之道出行”总部呢?之道出行四川分公司总经理(即四川总代理)陈海波告诉记者,他与总部签完总代理合同后,“之道出行”公司的CEO谢文峰明确告诉他“要尽快动起来,公司现在没有风控”、“要先把数据做起来,可以自己给自己下单”。 因“之道出行”在全国刷单是普遍现象,司机们也会在群里交流,他并未鼓动,新招的司机几乎都学会了刷单。


看到“之道出行”对刷单行为的默许,秦师傅在分代理商处购买了6个成都司机端账号、两部安装有特殊软件的手机用于多个乘客账号的登录下单,同时先后购买59张手机卡用于注册乘客账号,共花了17600元。不过,他称自己那几个月并没挣到钱。“主要是因为投得少,总共只充了5万元,按47%的收益率,也就2万多元,扣除买司机端、手机、电话卡及其他相关费用,还亏了一两千。”


秦师傅告诉记者,他注册近半年,流水数十万元,但从没去接过客,“之道出行”平台遍布全国的司机也基本如此。“我们发现根本就没真实的乘客。你可以随意选一个之道出行上线的城市,用APP叫车试试,看有没有司机来接你。”


许诺


代理称刷单无风控,平台需刷单数据吸引投资


对于刷单的具体方式,秦师傅介绍:“一开始代理要求大家,每单只能刷1000元以内,每个司机端每天刷三四单就可以了,一个司机端一般每天可以刷4000元左右。但因规定不严,有的司机一个账号每天能刷到上万。”


以奢华车型司机端为例,收费标准是“起步价30元+6元/公里+2元/分钟”,司机刷单时都会把目的地定位在金堂、简阳等地,获取每单六七百元的流水。有些司机还把目的地定位在自贡、内江等城市,每单流水能达到近2000元。

同时,每个“之道出行”的微信交流群里,除了一部分人是司机,还有一部分人被称为“护士”,即虚拟乘客,专门负责帮司机刷单。很多“护士”由代理公司的人扮演,也有一些是司机车主,大家互相刷单,用来制造一片繁荣景象。


面对疯狂的刷单行为,公司却并不控制,秦师傅们也曾有过担忧,但成都的代理一再强调“之道出行这个平台很有钱,刷单无风控,并且新平台刚刚上线,也需要大量的刷单数据来美化平台运营,从而达到提高市场竞争力和吸引投资的目的。”此说法也在成都商报记者采访其他涉事司机时得到印证。


司机们对此说辞接受度非常高,加上刷单后一直提现正常,到去年12月,多数人已对这种刷单就可牟取暴利的方式深信不疑。“即使偶尔出现几例司机端因刷单被封禁的现象,但在向代理支付5000元 解封费 后,账号迅速恢复正常。当时有宣传只要缴纳1万元 保号费 ,就可以保证刷单永不封号。”秦师傅说。


梦碎


大促销“充2万送2万”,司机投重金后提不了现


就在司机们刷单正酣时,“之道出行”今年1月21日开始举行为期十天的大型充值返积分活动——“充5000元送5000元再送500积分;充10000元送10000元再送1000积分;充20000元送20000元再送2000积分。”很多司机不惜投入重金参加此活动,秦师傅前后累计投入近23万,邓师傅也充了16万。在接受采访的多名司机中,投入金额大多都在5万~30万之间。然而,就在他们做着发财梦时,梦很快就破碎了。


这波活动结束后,正好是春节假期,司机们无法提现,当时他们没觉得有啥问题。但在春节后,2月6日到2月9日,秦师傅登录司机端账号时,“发现提现出现卡顿现象,并且到了提现时间,要准时进去抢才可能提现成功,那几天基本只有一半司机可以提现。”


2月10日,秦师傅们已彻底无法提现,“之道出行”公司的解释是系统维护,暂停提现。到了2月13日,当秦师傅再次提现时,平台又称“系统遭到黑客攻击,正在处理恢复。”后来说辞又变成“经平台风控部门核实涉嫌刷单,账号被停止提现”。至此,账号再也不能提现。


2月18日,“之道出行”发布公告称将对异常订单进行“退一罚一”的处罚,即不但要扣除涉嫌“异常订单”的司机端账户余额,还要进行余额一倍的罚款,于是,很多司机账号上的金额陆续变成负数。2月25日,秦师傅再次查看自己的司机账户可提现余额,发现已由之前的17万元变成7万元,且仍不能提现,乘客端的积分也已不能正常使用。秦师傅表示,“自己这才意识到,我们或许落入了一个精心设置的长线骗局。”


司机报案


成都公安局高新分局,已受理此案


3月2日,包括秦师傅、邓师傅、唐师傅在内的316名涉事司机向成都公安局高新分局桂溪刑警中队报案。成都公安局高新分局相关工作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案件已经进入受理和初查阶段。”


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郭刚律师在评析该事件时表示,应该是涉嫌诈骗,涉事司机可向案件发生地与结果地报警。郭刚律师认为:“网约车司机与网约车平台在注册时就已实际形成一种合作的法律关系。平台擅自禁止司机提款,设置种种扣费条款,纯属单方的 格式条款 ,司机依法可以追回属于自己的合法收入。但司机利用平台漏洞刷单赚取佣金也存在过错。平台对司机的刷单行为漠视几个月,不仅疏于管理,更触犯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规定。”此外,代理商为获利私售账号、收取“解封费”和“保号费”的行为,以及网约车平台擅自终止平台运营的行为,已违反双方约定,可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


追踪调查


之道出行公司人去楼空,CEO如今“不知所终”


3月31日,记者来到“之道出行”成都分代理商四川戴维斯君豪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发现其在佳兆业时代晶座的办公室已人去楼空。而位于环球中心的四川总代理公司,办公室也已换成一家新公司。据环球中心麦地不动产的工作人员介绍,该公司去年9月左右在这里办公,今年2月不知所终。“他们拖欠了13000元物业费,最后还是房东来结的,新公司是几天前搬来的。”


四川总代理: “只拿到5万返佣,亏了200万”


“之道出行”在全国推行代理商制度,每省一个总代理,每个总代可发展若干汽车租赁公司做分代理。总代理费100万~200万不等,分代理则一般为5万。总代理享受代理范围内所有司机流水的0.5%-1%做返佣;分代理则享受旗下司机流水的2.5%-5%做返佣。


之道出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总经理(即四川总代理)陈海波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自己也是受害者”。他称,2016年8月,他结识了之道出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CEO谢文峰,交了100万代理费拿下四川总代理,“因总代理很多都是股份制,即几个人合资。我同时还有安徽、湖北、重庆的总代理身份。”


“我累计在成都招募了近20个汽车租赁公司作分代理,发展了4000余个客户端,累计投入200余万。但之道出行承诺的司机流水1%返佣,我只在去年11月拿到过5万元,是9月份的返佣。”虚假司机端账号的买卖费、解封费在扣除相应提成后,也通过代理一级一级交给了谢文峰及其公司,陈海波说自己差不多亏损了200万。


陈海波称,他在春节后发现提现异常,随后前往北京找之道出行公司协调,但一直无果。


3月20日晚,大量北京的代理和司机在“之道出行”公司堵住了谢文峰,随后一起来到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派出所,谢文峰承诺3月21日开始给司机账号解封、开放提现功能。但陈海波称谢文峰第二天并未兑现承诺。而成都司机唐师傅介绍:“给北京司机开放了3天提现,有一部分上海司机听到消息后赶过去,也提现了一部分。”


唐师傅介绍,“3月26日,成都共有21个司机一起相约到北京找他们,但3月27日到京后,发现之道出行公司早已人去楼空,只临时留下了几个新招的人。”


目前,来自全国的总代理、司机正积极找当地警方寻求解决办法。


CEO“不知所终”


“之道出行”官微频频发声


记者随后多次电话联系之道出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CEO谢文峰和运营总经理胡学海,但两者电话都无法接通。


3月26日,“之道出行”在官微“之道天下”发布告知函,表示了三点意见:一是北京办公场地已到期,因物业清退所以公司搬离;二是受事件影响,北京不再设办公场所;三是内蒙古乐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于2017年3月23日收购合并之道出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后续对该事件的解决均由乐道公司全权负责处理。并留下了乐道公司在内蒙古呼和浩特的接待地址和电话。不过记者拨打该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记者通过工商管理信息系统查询发现,内蒙古乐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之道出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本来就是管理关系,前者是后者的投资股东。


陈海波称,最近他们唯一一次接触到“之道出行”是3月31日上午,在北京警方陪同下,之道出行公司的律师跟他们交涉过,并称要反诉成都、重庆、上海等地的总代理联合刷单,但始终没见到该公司内部的人,谢文峰也不知所终。


4月1日,“之道天下”又发布公告称,刷单行为是由于个别合作公司的教唆,让司机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个别司机还因此蒙受损失,同时也给平台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巨额经济损失。”“为此,平台运营方已将部分司机反映的问题移交公安机关调查处理。”


4月2日,陈海波来到乐道公司在内蒙古的办公地呼和浩特市新城区吉祥大厦,发现办公室里不但没人,连办公家具都没有。


记者4月2日两次拨打公告中留下的举报电话,第一次接通后,记者表明身份,对方随即挂断电话。第二次接通后,对方称记者“打错了”,随后挂断电话。


数百成都司机


至少被套3000万元


关于具体涉事司机、财务损失数据,因整个后台都由之道出行公司内部掌握,外人不得而知。但据陈海波介绍,他大概在四川发展了4000个司机客户端,但因很多司机都拥有多个司机账号,涉事司机的数量难以统计。


据唐师傅介绍,仅自己所在的司机微信群就有司机392名,这还不是全部的群。关于具体涉案金额,秦师傅表示,“2月下旬,群里100多个司机一起凑钱请律师,据统计仅这100余人的累计损失就高达3000万。”


关于全国的数据,因司机实在太分散,很难得到一个准确数据。陈海波介绍,据他们代理的估测,大概有3万名司机损失2.9亿元。但唐师傅等一众司机称,“根据当时北京、上海的一些司机介绍,之道出行在全国的所有司机累计损失可能高达11亿元。”


记者实测


在“之道出行”下单 没有任何车接单


3月30日,记者手机下载了“之道出行”客户端,充值50元后选择即时用车,等待10余分钟后,没有任何车来接单。记者在多个地点尝试,都是一样结果。随后记者又预约了3月31日的用车,然而到了3月31日依然没司机接单,也找不到任何退款通道。秦师傅等司机告诉记者,不但“之道出行”到现在没有真实交易,之前在成都乃至全国也基本全靠刷单。


甚至还出现了这样的神奇现象:去年12月底,“之道出行”成都分代理商郑彬、钟德超称他们拿到了西安的总代理权,随后又有200余名成都司机买了西安的司机端账号。如此,便出现了200余名司机人在成都却天天在西安“接单”的现象。









微博报警